微信助手“之江招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莘莘学子

【游学】游学欧洲:且行且感悟

  每个人的眼中都有一个不一样的欧洲,或大气磅礴,或小巧精致。在朱自清眼中,欧洲如远古的琥珀般晶莹明澈,又如珍藏百年的美酒醇厚芳香,还似斑驳的古城墙,历史沉淀和时间痕迹在每一道裂纹间溢出。或精致或古朴或繁华或宁谧的气息,从每一道欧式木窗,每一块陈年古砖,每一片教堂彩璃中悠然弥散。

 7月的欧洲气候宜人,怀揣各自的艺术梦,艺术学院的8名学生在1位辅导员的带领下开启了他们的欧洲设计之旅。

艺术相会在欧洲

 气势恢宏的米兰大教堂,历史悠久的巴黎圣母院,举世闻名的埃菲尔铁塔,艺术的圣殿卢浮宫……当这些曾在电视中、书本里看到过无数次也憧憬过无数次的画面如今真实地呈现在眼前,才发现荧幕中、图片里所传达的艺术魅力只不过是冰山一角。除了视觉上的应接不暇,队员们感受到更多的是那一股直抵人心的艺术震撼力。

 欧洲的艺术魅力绝不仅仅只是集中于那些早已闻名遐迩的景点,只要你有一双慧眼,在欧洲的任何一个角落,艺术如同氧气一般无处不在。或者说,艺术就是欧洲不可或缺的氧气。一把街角咖啡馆里的藤椅,一块路边车站的站牌,一堵经过信手涂鸦的围墙,甚至是一扇有着镂空雕花的小木窗都可以是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都足以令你的感官悉数被打开,让你体味到扑面而来的浓郁艺术气息。行走在中世纪饱经风雨的石板路上,仿佛不知不觉间自己的身上也多了一根雅骨。

 这样的欧洲,对于艺术生而言显然有着难以抗拒的吸引力。从欧洲回国已有数月,但那一份欧洲的艺术“氧气”给队员们留下的却是如同烟熏般厚重的记忆。谈起欧洲的艺术,队员们的眼神中写满了崇敬,他们纷纷表示,“欧洲是每一个怀揣艺术梦的人都应该去的朝圣之地”,每个人都能在流光溢彩的欧洲寻觅到属于自己的艺术梦。

惬意生活在欧洲

 在欧洲,你很难找到拔地而起的摩天大楼,取而代之的是漫山遍野修剪整齐的绿草,在一幢幢精美的欧式建筑和花草树木的点缀下显得分外妖娆。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总是让人感到压抑和窒息,仿佛赖以生存的空气在瞬间被抽离,而欧洲的小洋房则不然,主人还会别具匠心地在阳台上种上花草,让藤蔓类的绿色植物沿着色调温暖的外墙肆意生长,将生命的活力发挥到极致。

 与中国快节奏的城市生活不同,一杯咖啡、一本书就是一个惬意的午后,时间在欧洲似乎放缓了它原本急促的脚步。在这里,你很少能看到步履匆匆的行人,人们总是会在行走的同时不忘留意路边的花开花落。

 或许你会感到惊讶,在米兰这样的时尚之都,夜幕刚刚降临时街边的商店就已经早早地关门谢客了。夜晚的欧洲,全然不似队员们想象的那番灯红酒绿。周末的欧洲也是如此,在欧洲人看来,与家人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部分。生命的价值无法用金钱的多少去衡量,因此职员在周末加班或是商家在旅游旺季延长营业时间对于欧洲人来说都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一趟欧洲之行让我原有的价值观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以前我总是认为人生的价值与你获取的财富等值,而现在,我懂得了,财富不是生活的全部,偶然放慢脚步,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在等待着我们”,陈豪说。

学与反思在欧洲

 游学是一种介于游与学之间的特殊旅行方式。对于艺术生而言,游学能够让他们在欣赏旖旎风光,领略不同地域的风土人情,捕捉与发现艺术的神秘与震撼的同时获得艺术的灵感和专业的指导,可谓是一举多得。

 在为期半个月的欧洲之行中,在德国包豪斯学院短暂的“求学生涯”给队员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相比于国内传统的教学,包豪斯学院的课程进展更为灵活机动,教授们可以根据学生的喜好和日常生活的需求进行授课而非在教学大纲的束缚中开展模板式的机械教学。因此,那里的课堂氛围更为轻松愉悦,老师与学生之间既可以是传播知识与获取知识的师生关系,也可以是深入沟通、互相交流的朋友关系,甚至可以是对同一问题持有不同观点的辩友关系。“他们的课堂没有固定的下课时间,也没有固定的授课教室,老师可能会选择在草坪上或是树荫下授课,让学生更好的感受自然,”陈豪这样说。

 对包豪斯学院的课堂赞不绝口的还有队员史雨露,相比于理论知识,那里的老师更注重学生的创意和动手能力,这一点让她特别欣赏。“他们学院有自己的工厂,里面还配有专门的老师对学生的实践操作进行有针对性的指导”,史雨露说道。

 队员刘臻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设计迷,欧洲对于他而言就像是一本立体的设计教科书,令他如痴如醉。“欧洲的设计已经融入了生活的方方面面,从日常用品、家居摆设到机械工艺、大型建筑,处处都流露着浓浓的设计感,甚至一些街边小店的标志设计都令人大为折服。

 在欧洲的大街小巷,除了有随处可见的设计之作,还有横扫各种高档名牌店的中国观光客,他们提着大包小包席地而坐,挤满了走廊和梯级间。每每看到这样的场面,刘臻坦言自己的心里都会有些不是滋味儿,“我总是会想,我们中国什么时候才会有像路易威登和劳力士这样的设计品牌打入国外市场呢?我们泱泱大国何时才能吸引如此大规模的外国人前来扫货呢?”想到这里,刘臻的心里似乎多了一份使命感,“回去好好学习”,他将万千感慨化为了这简短却充满了力量的六个字,的确,想要推动中国设计行业的发展,这群未来的设计师们重任在肩。

文明法治在欧洲

 如果说欧洲给人的第一眼好感来源于西方杰出的古典建筑,那么爱上欧洲则是在对建筑的新鲜感日减,而对那里的人文素养和理念的崇敬在点点细节中与日俱增的结果。

 欧洲的交通早已因其无可比拟的秩序性而享誉世界,但所有耳闻积累起来的认识显然都远不及一次亲眼所见带来的震撼。在那里,几乎所有的公共交通都是无人售票的,“买”与“逃”全存乎于乘客的一念之间;乘客们严格遵守先下后上的规则,人亦不少,但次序井然;车与车之间也总是相互谦让,而行人更是绝对的中心,当遇到行人时,车辆都会停下来安静地等待行人安全通过后才继续行进。 见惯了车辆在人行道上肆无忌惮地飞奔,汽车喇叭声震耳欲聋地响彻整条街道的“中国式交通”,这样高素养的欧洲让队员们感慨万千。

 世界上有两种东西,一种是具有具体形态的东西,就比如欧洲杰出的西方古典建筑。它们也许具有很高的价值,就像英国国王权杖上的非洲之星,一颗价值连城,但它们绝对不是最为宝贵的东西。因为一旦当东西有了具体的形态,他们就容易被复制,可以被模仿,甚至被摧毁。另一种是没有具体形态的东西,就如人的素养和理念。它们是无形的、灵动的、需要靠积淀产生的,也是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正因为此,两次世界大战的硝烟、东西冷战的阴影,种种困难都阻挡不了欧洲的崛起、复兴和强大。 

 初到欧洲,队员们都只是惊羡于那里卓越的科学技术、优越的生活条件、和谐的生态环境,但是渐渐地,他们在欧洲人的举止言行中找到了在背后支撑这些成就的东西,那就是欧洲的人文素养和理念。“我们常常一眼就看到了平地上矗立云霄的摩天大楼,却忘记了他们底下入地千丈的地基。离开了人文素养和理念而产生的繁荣,恰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队员殷切如是说。

 “我们应该把在欧洲感受到的这种无形的美好带回去”,在欧洲的半个月里,队员们不止一次地暗暗下定决心。个人的力量或许很单薄,但是多一个人的努力就会多一份希望。队员们说,他们特别喜欢法国人的热情和洋溢在他们脸上的热烈笑容,记不清有多少次在街头与陌生人在相视一笑中擦肩而过。他们把这种微笑带了回来,当他们微笑着看着周围的人,似乎周围的人也在对他们微笑。他们也喜欢在欧洲闲逛时,拿起地图就会有人问他们是否需要帮助场景,他们总感觉在那样的社会里永远不会迷路,正是这份感动让他们回国后总是乐意在景区主动为游客们提供帮助……

 15天的短暂游学或许无法让队员们在专业上有一个突飞猛进的提升,但他们都在行万里路后对艺术、对生活、对人生有了全新的认识和感悟。每一段旅行都会有终点,但是旅行的收获却可以让人受用一生。

 舷窗外的天正蓝,下一站,未来。


copyright © 2009 浙江工业大学之江学院招生办 All right reserved 浙ICP备06055204号
浙江工业大学之江学院  地址:浙江省绍兴柯桥柯华路958号  传真:0575-81112709  招生热线:0575-81112699